文 | 公关之家    作者:小5

引言:人文之元,肇自太极;公关之道,三才发其源;论其术,盖传之器也。道术者,无为之境也。

原道、论术序:

诸位看官,鄙人才粗识陋,不通六艺,未识五经,之、乎、者、也一类,错用颇多,若有不当之处,望各位看官海涵。今偶得公关之义,欲以文辞着彩,虽粗言陋语,黄口小儿之言,然仅为谈笑之资,亦可得趣焉?

公关之原道论术

《老子》有云: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。

公关之道,以三才为本。何谓三才?惟人参之,万物灵性所钟,是谓三才。人之为何,万物之灵也。是以人本公关,谓之为道,亦可!故称道法自然,公关亦法矣。

阁中府中,人之所聚,或言传其意,或形以达观,或声色并用以表情,或文辞雅赋以歌心,众生百态,不一而终。较之传意达心之行,人为其源,未稍偏矣。故发乎同源,其行各异。从一而始,万物裂而不得终,周行不绝,自然之态也。

公关之源,其本为人,称之为道。原道明义,公关可得矣。公关之术者,乃同源而生之行也。故知公关三才为道,异形为术,道立无好异之尤,术成有傍时之效。于此,则公关俱全矣。

今效以《春秋》,不着华彩,简言达旨之法。品公关,分《原道》、《论术》、《道术》三文,尽编者所能,晓其文,传其意,若收益与众,则不负初衷矣。

公关之道,以人为本;散发其源,殊途同归

论术之言,形态各异;文言辞令,唯传播耳

《原道篇

夫公关之道,盖取信于民也。何为公关,盖公共关系耳,简言达旨。然异人者,公关之道各异,所论者众矣。然众分说其意,虽千万回,未可述其本意也。傍及万品,皆为公关,公关之意,述意者各异,或是非难辨,或对错难明,或以偏概全者,不可尽举也。故各位看官,若编者所言,与列位有所异者,还望纳之。山川溪流皆汇于江海,不较其源,未分其宗。编者所辨皆自本心,故不论其对错也,若有错者,望稍观前语,未为不可。

书接前文,分公关之意,概为《原道》、《论述》《道术》三篇,此文所著之本意,可为两列。其一,道公关之源也;其二,明公关之本意。一则道其始,二则原其果。《论术》篇之文,盖果之因导也。

公关之本,谓为源,异于原也,看官切莫混淆。

源者,人也。公关者,公共关系也。公关因其所受众者异,其形亦差矣。观始今,明其味,品公关大能之言,人性为公关之源也。

惟人参之,灵性所钟,是谓三才。为五行之秀,乃天地之心矣。心生而言立,言立所以公关始传,此盖自然之道也,亦为公关之道也。公关之关系,亦为三才之系。契合本意,暗和人性,公关始成。

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商人重利之心,古今如是,一览无遗,虽言辞粗浅,乃人之性也。人性,本无高下之分。昔江州司马夜听琵琶语,直言商人之心,今以为公关之原,实在小子之幸。

今者,商人因利而驱公关为器,为公关之原,亦为果也。有一字可以终身为利者乎?惟信而已。企业创信于众,必以产品为本,创信为始,历强化,方可永得。此盖公关之原也。

企业建信之行,初与无中生有无异。古语有云:“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”,公关之原,创信为始也。

公关之本,人文之元;傍心而始,传世于今;

公关为器,信以为先;万法同归,其为道源。

《论术篇

知其然,方可所以然,故原道论术,自然之态耳。公关之“术”,有营销之谋、品牌之传、企业之策、危机公关之属。随欲复言,无可添矣。

术,奇淫巧技也,公关之术,至于今,谓之套路也。较之营销之谋,其何以为术乎?情愈深则心愈切,执民心以作策,营销之谋术也。

营销之谋者,今号之公关营销也。其技循乎三策。

一则添情于物,二则有利于民生也,三则述物之何以为生,何以为传,何以为利也。此盖营销谋之三策也。

公关之于品牌,较水之于鱼也,得之则活力充盈,失之则步履维艰。品牌传播之术,分四像以传之源也。

品牌之物未生之时,商人需以势驱之,如若不然,则品牌之名难传矣。造势之术,盖泄机密、预热与物、造真假之争矣,概其旨者,造话题于民也,使挣之,论之。创热度于物未成之时,盖品牌之预热也。此四像之一,造势也。

人生于世,无不望闻达于大能者,性也。而今之势,民意不专矣,民时亦碎矣,而市场之量矣盈矣,品牌之名何以为传,述己不同,别与其他,采点而专,为破传播局之器,效矣。此四像之二,以差异为破局之器。

金无赤足,人无完人,品牌生亦未尽善矣。故需更弦易张于品牌传播之中,不可免矣。人常谓生之始终,不可弃学,与之相较,其理可察。此四像之三,学而优化也。

广告较之公关,其行更烈;然人生之不如意,十之八九,品牌之传,亦命途多舛矣。是以广告、公关之属,较之品牌之传,公关其相性愈合矣。此之谓四象之四,品牌冷启动。

企业发展之策,危机公关处理之法,皆为公关之术也。术为民之器也,其本无正邪之分。然世间万象,民亦有百态,正邪善恶之属,自古不缺。曾有名为黑公关者,此为公关之邪术也。曾因其劣行,而使国之法令,行公关之禁。噫唏嘘,公关之殇矣。

《道术篇

世间万物,皆负阴而抱阳。仰观日月吐曜,俯察万物含章,高卑定位,两仪既生矣。故道术合一者,乃以术滋情,以名利传于世也。叶沙之名传,合道术之谋也。道术者,无为之境也。

生命之深意也大矣,与众生并生着何哉。夫命迹繁杂,笔墨难全,众人皆躬身历意,而不可得也,唯以存身为立世之本,以陈其言。然身前身后,一念幻形,不足为道哉。命迹之极,其形理相貌,未有文辞遗世,故其形貌之识,焉有在册。

然偶知叶沙者,乃大爱遗世大能也。何其以舞象之年,而得大能之名?是身后命迹可见矣。沙虽命迹已消,音笑弥世,然其神、身、魂皆以续也,何哉?众人相知话其神,数人生之续其身,大爱遗世立其魂。

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岂敢毁伤”。叶沙,解其身,救数人,身得以续,此乃数人之生续其身也;传其事,列其说,神得以知,此乃众人相知话其神也;身以续,神以传,爱满人间,此乃大爱遗世立其魂矣。行文之旨,传其意使众人知之,知之以效,方无愧叶沙之行也,此其一。其后有号龙杰琦者,传叶沙之行,使叶沙事迹传于中原。细考其行,方可知广告之深意也。因以而下,列三例,以其意函章,此其二。

以活动之策,传叶沙事迹,广为人知;活动概为:立篮球队,其名曰:“叶沙”。队员者,乃传其身者五人,定赛列时已告知,望有心之人,知其行,传其意,效其所为,而以天下为公,善哉。

广告之行也,各路相通。叶沙之行,其事迹始成,名未扬矣。然号龙杰琦者,于网文之上述其事迹,传于众人也,众人观之,分说其行,叶沙之名始传矣。然平台之名,传之限可观矣,故拓路而告之,方为当下所谋。始传平台,曰:“微信公众号”或“新媒体”也。

拓路而告,叶沙之名扬中原,拓平台之路,乃当下所谋。事迹之意传于网络,国民皆感,而后“新媒体”与“传统媒体”共传,“小屏”共“大屏”并用,其行果效,亦可见也。由此观之,民胥以效。道术之能,亦可见矣。

舞象之年,首不加冠。身散命效,大爱存人。

五者唯一,心心相结。身散神聚,身续魂存。

公关之源,道术相合。随心而动,随意而行。